中国经济文化传媒网

杨紫:与其去争 更想做娱乐圈的“吃瓜群众”

时间:2018-01-13 23:02来源:中国网生活 点击:

 

 

 

见到杨紫,是在一档演讲节目的后台。当记者进入化妆间时,裹着厚厚外套的她正坐在椅子上,专心准备着即将与观众分享的故事。“演讲比演戏难多了”,演讲结束后,她向记者感慨道。毕竟,舞台上这二十分钟,承载的是她25年来对梦想的努力。

 

 

《家有儿女》剧照

从情景剧《家有儿女》到电视剧《战长沙》《欢乐颂》,眼前这个北京小妞,已是当下童星成功转型的典范之一。大概谁也想不到,她曾为了一个群众演员的角色耗费一整天;因发胖、满脸青春痘,而自卑;有过无戏可接的低潮期。但所幸,经历过成长的阵痛,如今的杨紫已从一个当年全由爸爸决定接什么戏的乖孩子,成长为一位懂得理解剧本、演绎人生的青年演员。

“拍戏越多,会让我变得越真实、棱角越不会被磨圆,我特别想要去表达我心里的东西”,身处于纷纷扰扰的娱乐圈,杨紫一直保持着清醒的思考。当提及“童星”“流量明星”“小花”等诸多热议话题时,她也十分坦诚地向记者讲述了她的真实想法。

A 因为《还珠格格》,爱上演戏

2004年,因情景喜剧《家有儿女》里的夏雪一角,12岁的杨紫被观众熟知。其实,她5岁就开始跑龙套,拍广告。8岁那年,演了第一部电视剧《如此出山》,饰演男主角的女儿。

对演艺圈萌生兴趣,源于杨紫小时候喜欢看《还珠格格》:“赵薇、林心如是我偶像,爸爸就给我报了一个少年宫的课外班,每周去学表演。”在此期间,她被导演选中去拍戏。“我特别激动,一晚上没睡好觉”,杨紫至今都记得那是一个冬天,从凌晨5点开始,爸爸就抱着她,一直在排队。后来,她才知道,那只是一份群演的工作,她和爸爸的工作就是在电器城里走来走去,排来排去,但却拍了整整一天。“虽然只有这样,但我也觉得那是一次美好的经历,特别开心。”

现在在剧组,看到别的爸爸妈妈带小朋友来拍戏,杨紫都会跟孩子们玩,他们要求拍照,杨紫也会配合。“记得我做小演员的时候,曾想找明星合影,但人家不认识我,就把我一推,都成了记忆里的阴影。所以现在如果遇到小朋友,要求合影我一般都不拒绝,因为我觉得他们不容易。”

 

 

《天乩之白蛇传说》剧照

B 无戏可演,身材成了第一对手

《家有儿女》是杨紫第一次演喜剧,她说当时自己根本不会演,几乎要崩溃。“我自尊心又强,拿着剧本就到片场后面的院子里,一边吃西瓜一边哭,我想是不是就要把我解雇了啊?那时候每天心情特别忐忑。”后来剧火了,进入青春期的杨紫却开始发福、满脸长青春痘。当她去见导演试戏时,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:“你以前多可爱啊,怎么变成这样了,你拍不了戏了”。

“对我的打击真的很大。只要有活动找我,我就很烦,把自己锁在厕所里,哪都不想去。”杨紫说,看到别人都特漂亮,自己就有抵触心理,最后连演戏时都会自我怀疑,到底能不能胜任这个角色。

不过,高三那年,在报考的前三个月,她还是决定考北京电影学院,“因为我不想放弃,我就是要演戏,我喜欢。”最终如愿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的杨紫,大学就开始减肥。最近这两年,她严格控制饮食,每天健身、不吃饭,饿得实在受不了才吃点樱桃、喝点酸奶。“我知道我要在演艺圈工作,这就是我的事业。如果我想要做好,第一个对手就是我的身材,必须要去克服。其实你要是想做,一定能做到,只是给了自己很多借口,才会觉得做不到”,杨紫说。

C 一部《战长沙》让她找到自信

早年,杨紫的经纪人就是她爸爸,拍什么戏都是爸爸决定。“小时候拍戏,只要把词背好,去现场说出来,人家就会说,‘这个小孩真聪明、真棒。’自己也会觉得我演戏真好。但是长大后会发现,如果不多看一些电影、多学一些东西,阅历就会跟不上。”

上大学后,杨紫对拍戏逐渐有了更多的认识。在电视剧《战长沙》里,她饰演了一个从天真烂漫的少女成长为战地护士的角色,“那时候才觉得原来拍戏如此美妙,也是从这部戏开始,我又有了自信。觉得自己可以演妈妈,还可以演感情戏,不再是小孩了。”在《欢乐颂》里,杨紫也加入了很多自己的理解和演绎,比如“小蚯蚓”就是在拍戏过程中取的。

童星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,便是转型。提及此,杨紫坦言,虽然这并不是她一直纠结的命题,但对此也有自己的想法,“我觉得童星面临的问题,是大家怎样接受他/她长大,并且长大后演感情戏还不违和。就像我现在拍戏,大家都说,哎怎么觉得自己家女儿早恋了?要让大家逐渐来接受我长大这件事。”

 

 

高密词

小 花 之 争

“我挺想做个吃瓜群众的”

从出道时间算,杨紫是绝对的“老演员”了,如今接戏,她基本都自己拿主意——比如,她喜欢清朝戏,就接演了《龙珠传奇》。不过,1992年出生的她,其实正值大好的“小花”时期。

“说白了,我觉得我还是个新人”,提及自己的双重身份,杨紫说,“我是最近这两年才刚刚融入主流圈的。以前我都觉得自己是边缘人,在一个村里演完三个月的戏就走了,也不参加什么活动,也没有公司。这两年,演了邱莹莹(《欢乐颂》中角色)、陆雪琪(《诛仙·青云志》中角色)后,才慢慢参加这个活动那个典礼,我才知道,哇还有造型师啊?化妆师也还得请啊?才真正地被卷入了这个‘漩涡’当中,所以我开始学习很多东西,去努力做一个合格的艺人。”

演艺圈的竞争一向激烈,杨紫直言,对于“小花之争”,自己以前一直是看客心态,“之前我还挺像吃瓜群众的,看别人投票,后来轮到了自己。我不会介意(被对比),因为那也是一种认可嘛。但有时候也会觉得,不是特想参与这种战斗、战争或者说比较。因为你参加了,就或多或少会有血溅出来。我希望自己永远是一个看客,因为我的性格也是这种,能躲就躲,一定不是冲在最前面的。”

流 量 明 星

“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”

杨紫的微博拥有着2400多万粉丝,加上越来越明显的“热搜体质”,经常处于话题中心的她,对当下热议的“流量明星”,也有自己的看法,“‘流量明星’这个词语是谁带起来的我其实真不知道。但在我看来,‘流量明星’不一定就代表没有演技,‘流量’只是在某些范围内对一个事物的流通认可。比如,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马伊琍和袁泉老师、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中的孙俪老师,她们都是很厉害的实力派演员,几乎没人说她们是‘流量明星’,但她们就没有流量吗?她们有,她们的剧全民都会追,她们在剧里穿的衣服、口红、鞋子包包都会有人去搜同款,成为‘流量带货王’,而《我的前半生》和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也不属于偶像剧,所以流量并不是贬义,它跟实力也不冲突。像刚才说到的老师,更多人喜欢用实力演员去称呼,换句话说,也可以称她们是‘流量演员’,她们的个人魅力和作品也使之成为‘流量’的一员。”

杨紫说,如果有人称自己为“流量”的话,她也会开心的,“应该称谁,谁都开心吧?因为流量不光是指网络流量,可以指一个人的影响力。比如说,我有流量了,我可以去影响很多人。我去办一个公益活动,会有很多人参加,我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大家也都会知道,所以我真的觉得挺好的。”

网 络 争 议

“请接受我的不完美”

因为从小拍戏,杨紫要比同龄人更成熟一些。“在这个圈子里,做人是最重要的,像刘涛姐、蒋欣姐,接触后会发现她们特别真实、很可爱,我就喜欢去贴近她们。反而越是圆滑的人,你越想要远离。拍戏越多,会让我变得越真实、棱角越不会被磨圆,我特别想要去表达我心里的东西。”

于是,自言“以前比较圆滑”的杨紫,越来越敢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,“之前怕得罪人,就算觉得这件事情是错的,我也不敢说。但现在我就不会了,比如在剧组,导演或者其他人骂群演,但这件事明明跟人家没关系,我就觉得他很无助。身为女一号,或者我有一些话语权的时候,就觉得我应该帮助他,鼓励一下他。”

在网络世界中,当看到网友的一些留言后,杨紫也会不顾明星身份去回复,由此也引发了不少争议。“其实有争议是件好事,因为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说你好,那实在是太假了。争议出来了就要反思到底问题在哪里,是不是自己的原因。对的就坚持,错的就去改正。我是演员,演戏拍戏是我的工作,但不是生活中也要‘演’,那样太累了。虽然心情多少会受些影响,但不喜欢你的人说你,不管你怎么做都无济于事,不过有些人以‘我爱你你一定要怎么怎么样’或者‘我爱你你不可以怎么怎么样’‘我骂你是为了你好’,会让我有点难过,我希望我爱的以及爱我的人,都能多一些包容与理解,原谅不完美的存在。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能站出来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,反而会避免一些‘战争’,或者是一些后续的发酵吧。”

 

 

杨紫说,身材是她的第一大对手。

【新鲜问答】

新京报:可以拥有一项超能力,你希望是什么?

杨紫:分身术。

新京报:如果有个水晶球能告诉你,你未来人生中任何一件事的答案,你想知道什么?

杨紫: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我的超能力。

新京报:你觉得自己最像哪种动物?

杨紫:我是小猴子。

新京报:你最喜欢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?最不喜欢的部位呢?

杨紫:最喜欢美丽的面孔。最不喜欢不久前抢戏上了热搜的“大长腿”。

新京报:你最喜欢异性身上的什么品质?

杨紫:善良、勇敢。

新京报:你天性中的缺点是什么?

杨紫:直接,还有可能是长得太好看了。

新京报:给比你小10岁的人一句建议,你想说什么?

杨紫:好好减肥吧。

新京报:你上一次在别人面前哭是什么时候?自己独自一人哭又是什么时候?

杨紫:在别人面前哭是刚才在演讲的时候。自己一个人不记得了,我很爱哭的。

新京报:觉得现在在娱乐圈里是一种如鱼得水的状态吗?

杨紫:没有,我很累啊每天,我也是在往上爬的阶段。所以拍完下部电影我就要去休息了。

新京报:对2018年,你有怎样的展望?

杨紫:希望之前拍的戏都能有好成绩,这样我能轻松一些,然后也可以追逐自己的梦想。我觉得演戏这个梦想,我还没实现呢。其实一直拍戏拍到现在,都是在为以后打基础,我希望能演一部好看的电影,成为我一生当中的里程碑,也可以去拿一个奖。其实我不在乎拿奖这个事儿,我在乎的是,拿奖以后是被认可了,我在乎的是这个结果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杨畅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推荐内容